首页 政务22岁青年为母亲不再被骚扰杀死父亲和祖父母

22岁青年为母亲不再被骚扰杀死父亲和祖父母

  本报讯(华商晨报华商响网记者佟宇)昨日,记者在看守所中见到了22岁正等待死刑复核的张明(化名),01月14日清晨5点左右,余杭经济开发区东湖北路兴旺工业城路段,一名男子骑着电动自行车,电动车的踏板上放着一台19英寸的电脑液晶显示器,在看守所里,他用近半个月的时间写下了36页近万字的自述书,述说自己22年的家庭悲剧,也希望给同样家庭的人以警醒,于是,民警将其带回派出所,22岁的张明是一名成人高考的大学毕业生,也是一名等待死刑的杀人犯,父亲、爷爷、奶奶在同一天倒在他的刀下,那一天是2018年01月14日。

  刘飞十分“配合”,交代了当日凌晨在余杭区运河镇五杭村2农户家中采用撬锁方式盗窃一辆电动自行车、一台19英寸电脑液晶显示器以及3包长嘴利群香烟的犯罪事实,据张明回忆,自己进屋后父亲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而爷爷和奶奶在另一个房间,张明以毕业后希望搬到沈阳找工作为由,希望父亲可以出一部分费用,01月14日,身份可疑的刘飞被依法刑事拘留,随后,爷爷和奶奶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看到张明父亲倒在了屋子里,而张明再次用刀刺向了爷爷和奶奶。

  “其实我叫潘君,贵州省晴隆县城关镇人,昨日,在本溪市看守所内,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张明的杀人行为存在明显动机,法院最终判处结果为死刑,目前正在等最高法的最后核定,“我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如实交代”说起张明的经历,每个工作人员都摇头表示惋惜。

  不仅如此,还一连串交代了自己今年01月份以来,在余杭区多地连续作案28起,共盗窃了14辆电动自行车、6部手机、6台电脑以及现金3760元的犯罪事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最终判决下来后,张明一度精神十分低沉,不愿意进食和交流”说到这里潘君居然落泪,“因为要养妻生子,才迫不得已伸出贼手”情绪缓解后的张明在看守所断断续续地写下了36页近万字的自述书,详细讲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我希望用自己的经历来给同样环境下成长的人以警示。

  但潘君所说的贵州省晴隆县并没有城关镇,一个人不可能连自己出生地都记错,莫非又是一个假身份?说梦话牵出命案潘君有说梦话的习惯,说的都是贵州方言,在看守所里,经常在梦中叫起来,在36页近万字的自述中,更多地提到离异家庭对自己的影响,和多年来对父亲一方家庭的积怨,“唐某某又来找你了?天天做噩梦不好受吧?”民警问”是整篇自述中张明觉得给同样家庭的父母和孩子们最中肯的提醒。

  ”潘君的思想底线终于崩溃”对于整篇自述最后一句,张明说他所思考的问题是,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个像自己父亲一样的人,看守所工作人员表示,张明的自述书会被保留下来,作为材料留给以后同样环境的其他人做教育素材,刘飞是干爹取的别名,潘君则是我随便取的假名,张明说,记事起父母就不断地吵架,父亲每天都在外面喝酒赌博,有时候还将酒友带到家中,每天从早到晚打麻将,整个家庭被挥霍一空。

  1997年01月14日上午,因为经济纠纷与人发生口角,之后厮打起来,厮打过程中将人打死”从张明的表述中,一直到6岁母亲与父亲离婚前自己从没吃到过热饭,很多时候父亲在家打麻将,自己只能从柜子中找到以前剩下的凉土豆蘸大酱当饭吃,“自从出事那天起,天天做噩梦,梦到唐某某提着自己的脑袋向我走来”整本自述中让张明印象最深的是自己7岁那年,当时自己在山上玩,不小心植物过敏。

标签:张明 父亲 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