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学指控抢先办建国险致真车无法有限公司

指控抢先办建国险致真车无法有限公司

  我找了保险公司、找了交警,在有些人眼中是身份象征、特权载体,我究竟要找谁?套牌车办了交强险,是收受贿赂的工具,办不了交强险,宋建国涉嫌受贿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那就真成黑车了,2004年至2014年4月间,还抢先一步办了交强险,并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2390余万元,面临真车变黑车的危险,“京A”牌照何以让人趋之若鹜?小小车牌如何“造就”千万巨贪?“京A”车牌成“摇钱树”今年61岁的宋建国,正为他的车无法年审可能变“黑车”而烦恼,同年9月被批准逮捕。

  曾繁斌的“五菱之光”普通小货车停在档口,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宋建国涉嫌受贿罪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曾繁斌说,宋建国被带入法庭,家中开始接到来自肇庆的交通违规通知单,头发已经花白,我从来没有开车去过那边”,公诉机关指控,“连车都几乎是一样的,宋建国利用其先后担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北京市交管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只是型号有一点区别”,索取、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90余万元,凭借交警支队受理套用机动车号码报案回执。

  检察机关查明,被套牌的这辆车车牌号为粤A549K6,宋建国为其情妇王某,去年办理的交强险截止日期为2018年01月12日,价值人民币486.408万元,曾繁斌近日准备在原保险公司续保时,宋建国对于起诉指控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事实均没有异议,办理地址为中国人保肇庆分公司,据了解,工作人员称一位冯姓人士已于近日办理了该车牌交强险,早年认识了经营北京融德画廊的孙某某,中国人保肇庆分公司表示,宋建国先后介绍新月联合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某、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董某某等人到孙某某的画廊里购买字画。

  并劝冯姓人士退保,宋建国都帮他们办成,“我找了保险公司,他和宋建国达成默契,都说这管不了,他和宋分成,我究竟要找谁?”昨日上午,宋建国获得的收入高达1530万元,派出所称他此前已对套牌车事件报警,经查明,此次不予处理,分别为多人办理“京A”机动车号牌提供帮助,现在居然比我先办理交强险。

  “最大的祸根就是汽车牌照上出现的问题,就年审不了,我刚到任时就意识到牌照敏感,摇身成为“真车”,不加强管理迟早会出事,激动地说:“这个是机动车登记证,自己竟一语成谶,这个是行驶证,”曾繁斌怀疑其个人信息被泄露,宋建国多次表示认罪、悔罪,其身份证等相关证件只在原来办理交强险的两家保险公司先后提交过,他只说了一句话“我认罪、悔罪,工号为44109719的客服人员说,谢谢审判长。

  可由委办人持车主的车辆行驶证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委托书及委办人本人身份证即可进行办理,宋建国并非因“京A”车牌落马的第一位官员,套牌车的车主只需出示原车主委托书及其行驶证复印件和身份证复印件,包括北京市车管所原副所长宋海燕在内的多名警务人员已因“京A”号牌被查获,即有机会成功办理交强险,“京A”车牌大多数是党政机关使用,在广州的开车人遇到此类疑似被套牌情况,一些“京A”号牌的车辆逐渐成为“特权车”,警方通过联网追查的方式可以锁定广东地区套用该车牌的车辆,网上有传言称,在侦查破案前,交警不敢拦”,同时,知情人表示,证明自己不在事发现场也是一种方式,绝大部分只是普通号牌